【09】論有機葡萄酒

【09】論有機葡萄酒

 
 
文/齊紹仁
 
社會變得富裕,人們花錢越來越大手筆。不管你情不情願,都將會發現,出社會越久,支出越多。人很奇怪,有錢就盡想些怪事:先是給自己添行頭,就算是三餐方便麵,也要買iPhone、Galaxy等高端手機;就算每天擠公交,也要買香奈兒、LV等精品。吃飯從街邊小吃一路吃到五星級酒店、私房養生長壽菜館,最後不能報銷,只好以健康衛生為藉口回家吃。
 
喝酒也是一樣,從喝到暈到吐的轉,變成喝好的、陳年的,最後喝成進口的、高檔的、限量的。兩三年前,有次坐商務艙用餐時,赫然發現連葡萄酒全部都是有機的。有機,看來已經是健康的代名詞。
 
但何謂有機?說是少用農藥,那該是多少?說是沒有機械量化生產,那機械使用的定義又是什麼?之前的許多問題:驗出致癌農藥殘留,廠商趕緊找專家背書,說沒問題,那還是有機、還是合格食品。
 
對我,酒跟菜餚是一樣的,現在安不安全沒有得選,那就只能閉著眼,選喜歡或不喜歡了。你看到的帥哥美女會在乎是不是整容的?若是,那麼為何還一直看這些明星呢?既不天然又不真實,不過其實只要你高興就好。那所謂養生菜餚,你我心裡都明白,都是生意噱頭。
 
騙人騙己是當下時代的通病,阿Q永遠是阿Q,魯迅先生看到百年後的我們還是一樣,一定會拿茴香豆砸人!
 
 

葡萄酒也有機!
 
除了有機的葡萄酒,還有另一種更有機的「Biodynamic」稱為「自然有機動力法」,最近也有人翻成生物動力法,意思都一樣,將人為干預減到最低,讓生物自己「動起來」,就這麼簡單。
 
這是由奧地利學家Rudolf Steiner (還好他之前沒被希特勒給...了,小鬍子可不喜歡這位哲學家) 在1924年,跟當時的農民提出的自然耕種法:無需用化肥,而是要看日月星辰,金星、水星、月亮的位置,這些星球跟土壤中的鈣有關係,而火星、土星、木星又是跟矽有關係,行星所在每個位置,所代表該進行的耕種工作也不一樣。其實很有邏輯,就像漲潮時,不適合做澄清作用,因為引力最小,受月亮影響最大;過去人們還認為月圓時,是犯罪與決策衝動制高點。可惜有機的理念還沒完成,Steiner就在隔年去世。
 
有機葡萄酒從80、90年代起,逐漸成為一股風氣,以前只在乎用不用橡木桶,在乎用不用不鏽鋼酒槽,但在(自然有機動力法著名的代表酒莊)羅亞爾河的Nicolas Joly先生、勃根地的Leroy女士、阿爾薩斯的Domaine Zind Humbrecht、隆河谷地的Chateau de Beaucastel等人的努力下,越來越多過去嘲笑有機種植的人意識到,用過多的化肥,最終「受益」的還是我們自己。
 
自2000年後,法國許多小產區的大多數酒農都認可了有機,甚至進而邁向有機與自然有機法。市面上有許多酒商與公司以該種植方法做為宣傳,其實也挺好的,我們早該回歸自然了。
 
葡萄酒的有機種植行之多年,每一個國家或是產業富裕到一定程度時,產量與收益最大化或許不是絕對的標準,而是視情況而定。像法國地區而言,要波爾多的拉菲、拉圖做有機用自然有機的方式來管理葡萄園與釀酒,那是不切實際,因為他們儼然已經是間大型企業,上百人、上千人的員工,要確保公司整體的運行,不是理想抱負可維持的,要的是穩定、健全。如果這些大企業像勃根地,像阿爾薩斯的小酒莊,甚至像波爾多河小酒莊採用有機的方法,也不是沒有,往往是家族企業,老闆說的算,在股東權力的影響受到限制下,小酒莊更容易實踐它的想法。
 
在波爾多、在阿爾薩斯、在北京、在上海、在臺北,好幾次實驗裡,評審們把相同產區、相同品種、甚至相同年份的葡萄酒混在一起品嘗;起初的目的是要證明有機與自然有機動力法所釀製出的葡萄酒是清淡,不耐放的,總之是噱頭。
 
結論打破了所有人的設想與偏見:有機葡萄酒,或稱自然有機動力葡萄酒的酒體一定清淡不耐放的說法與觀點被證明錯誤,前述的釀酒師與酒莊,波爾多-Pauillac的Chateau Pontet-Canet,勃根地的Joseph Drouhin,阿爾薩斯的Marcel Deiss...,都是能長時間熟成,能展現自己風格很好的例子。
 
希望有一天有機不再是概念,也不是富人的專利,讓有機與自然成為主流,政府能將不自然的產業,畫上不自然的標誌。這樣,可以杜絕好多非議、好多問題,在遺傳工程與生態環境上,受益的是所有人,是後代的子子孫孫。

 


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忘記密碼? 註冊